国台酒业冲刺“酱酒第二股”:规模有限库存高

来源:未知日期:2020-11-08 13:35 浏览:

  在此前习酒明确终止上市后,“酱香酒第二股”争夺战的目光多集中于郎酒股份和国台酒业,国台酒业虽先一步提交了招股书,但以郎酒股份紧随其后的表现来看,“酱酒第二股”的宝座花落谁家还尚未有定论。

  此次IPO,国台酒业拟公开发行不超4282.10万股,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%不高于10.50%,拟募集资金25亿元,将分别投入于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(20亿元)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国台酒业因为出自贵州省仁怀市的茅台镇,因此“茅台第二”声音正喧嚣盛上,但当兴奋情绪消退后,国台酒业的问题也开始显现出来,其正仍面临规模小、库存高、偿债压力较大、缺乏品牌认知等阻碍,和老乡茅台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国台酒业最初并不叫“国台”,原名为“贵州仁怀茅台镇金士力酒业有限公司”。

  2001年,天士力(17.010, 0.00, 0.00%)(600535)创始人闫希军通过医药行业赚到第一桶金后,决定在茅台镇投资500万元,进入了白酒行业。为了傍上茅台的名气,国台酒业主打商标“国台”二字,与“国酒茅台”有着共同的“国”字与“台”字。

  国台酒业主要生产酱香白酒,以国台国标酒、国台十五年和国台龙酒主打高端市场,高端产品占比公司总营收的83%。

  辅以国台酱酒、国台好礼和国台国礼坛酒服务中高端市场,营收比重为17%。参照零售价500元/500ML及以上的为高端产品、300元/500ML至500元/500ML的为中高端产品的标准,国台100%的产品零售价都在300元以上。

  国台酒业虽然定位在中高端、高端产品价格带,但当下酱酒高端市场由茅台绝对占领,郎酒、习酒与之争当“酱酒第二股”,这对国台的品牌力提出了挑战。

  而从品牌力来看,国台酒业不仅够不上茅台,而且与五粮液(241.740, 0.00, 0.00%)、泸州老窖(162.000, 0.00, 0.00%),和郎酒、习酒等也有不小差距。无论是品牌影响力还是企业规模,国台酒业都是典型的区域酒企,缺乏品牌认知与核心主导产品,短期内难以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。

  以2019年为例,对比业绩,茅台的营收规模约是国台酒业的45倍,净利几乎是国台酒业的100倍。相比未上市酒企,同争“酱酒第二股”的郎酒和习酒,销售规模已经分别是120亿元、80亿元,而同期国台酒业还不足20亿元,国台酒业的竞争压力不小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闫希军、吴迺峰、闫凯境和李畇慧通过国台集团、大健康及华金天马合计控制国台酒业84.00%的股权。

  其中,闫希军与吴迺峰为夫妻关系,闫凯境为闫希军之子,李畇慧为闫希军的儿媳。

  根据数据,2017年-2019年,国台酒业营收分别为5.73亿元、11.76亿元、18.88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0.47亿元、2.40亿元、4.11亿元。

  在营收和业绩双暴涨的背后,该公司销售模式的调整或是一大关键因素。报告期内,国台酒业直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12.64%、2.97%、2.71%,自2018年起直销收入占比下降明显,与之对应的是经销收入的大幅增加。

  同期,该公司签约经销商数量分别为318家、428家、799家,增长较快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7年-2019年,国台酒业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.11亿元、2亿元及2.42亿元。

  占营收比例分别为19.45%、17.01%、12.80%,关联交易额占营收比例分别为8.94%、5.80%、4.24%。其中天津帝泊洱的销售收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6.36%、4.09%、2.47%,为第一大客户,占比较高。

  而第二大客户则是2017年直接入股国台酒业的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。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第一、二大关联交易商的法人代表分别为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的吴迺峰、闫凯境。

  而令人感到蹊跷的是,就在国台酒业公开提交ipo申请之际,为国台酒业贡献了大额业绩的主要关联方却申请简易注销。

  由此一来,二者交易明细的真实性也将在未来变得难以核查,中间存在利益输送或未可知,此类关联交易若将长期存在,值得警惕。

  从对标茅台的口号中也可以看出,国台酒业的野心着实不小,在2019年及2020年初,国台先后斥资1.05亿元、5.26亿元进行了两项并购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9年,国台酒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.71%、58.3%、61.1%,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31%。

  2019年末,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.17亿元,该年度支付的利息为1.13亿元,并且这些负债将在未来3年内陆续到期。而截至2019年末,国台酒业货币资金为10.22亿元,相比于有息负债,还存在8亿元的缺口。

  资产负债率的居高不下,也使得国台酒业的财务费用跟着走高。2017年-2019年国台酒业的财务费用高达1.04亿元、0.67亿元及0.95亿元。另外,国台酒业的高库存,也正在引发市场担忧。

  《每日财报》注意到,2017年-2019年,其存货分别为11亿元、12.1亿元、13.9亿元,分别占总资产的32.8%、35.3%、28.6%。其中2018年存货金额甚至高于当年的营收总额。

  为了去库存,国台酒业也在绞尽脑汁的营销,比如连续三年在央视等平台投入重金进行广告宣传,此外还在机场、高铁站、高速口、城市LED屏、写字楼和小区广告牌等位置投放广告。

  甚至2019年销售费用超过了当的净利。也就是说,如果国台酒业的销售端不能有效发力,国台酒业的财务压力将会越来越大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